网站首页|文化中心|图片中心|资料下载|国际摄影大展|平遥中国年|平遥文学|古城报周刊|热点专题
频道统计
捏瓦瓮
捏瓦瓮
 更新时间:2018-3-20 20:07:52
【字体: 字体颜色
/王占安
 
       我的老家在东泉乡赵璧村,那里除了小麦出名,还有一门手艺叫捏瓦瓮。
       这门手艺是农业合作社时,生产队为了搞活集体经济,从介休请来一位姓任的师傅传下来的。
       这门手艺渐渐成了我们村的特色,一到农闲时分,我们堡上的男劳力便骑着自行车,十里八村地卖瓦瓮,成了农民当时增收的一种手段,我父亲也是靠这种营生,供养我们姊妹们上学念书的。
       只是随着孩子的长大,靠卖瓦瓮赚钱越来越吃紧了,于是父亲便和别人合开一个窑,要捏瓦瓮,烧瓦瓮,以解燃眉之急。
       捏瓦瓮的窑上三人一组,一个大师傅捏瓦瓮,一个小工推木轮,打下手,另一个小工,担土和泥,做加工。分工大致如此,轮到装窑,烧窑,出窑时便三人合作。共同完成。
       父亲分管担土和泥,这可是硬苦力活,父亲身体单薄,一个人吃不消,所以星期六日,我和哥哥便帮忙挑土,于是我们经常出入窑厂,对所有工艺也了如指掌,我今天就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门手艺。
      一、取土
       捏瓦瓮用的土,可不是家门前的黄土,要是那,我们这黄土高坡可遍地都是。那是一种红胶泥。
       这种红胶泥地表没有,要到丘陵地带的沟底才能找到,从水冲的断崖边远远望去,有一道红腰带,爬到半崖上,拿洋镐刨开浮土,找到胶泥层,一般只有一尺左右,薄薄的,在上面的黄土,下面的褐土,粘性都差,不能做原料的。干透了的胶泥土非常坚硬,一镐下去,只有一个白点,根本砍不进去,只有打掉表层,里面的的红胶泥土,才比较容易砍。深红色的胶泥土,一层层,透着亮光,偶尔还有白色的花纹,拿起来欣赏一下,看看色泽挺好,闻闻土香挺浓。父亲刨下来,把土晾干,我们哥俩星期六下午一休息便挑着筐子去担。后沟的路挺难走,羊肠小道,爬坡上坎,一路摇晃,一路艰辛,一个来回有二三里路,一下午紧赶慢赶能跑四五回。
       那时候我初三,哥哥上高中,哪里还有时间专门写作业,一天半下来,浑身都累的散了架了,晚上草草做做作业。倒头便睡,星期一二上了学,就息缓着吧!
       二、和泥
      晾干了的胶泥土取回来后,先倒在院子里,敲成小块,担入泥台,烧透了水,醒上一夜,第二天一大早,第一道工序便拿铁棍打做泥浆,堆起打开,反复数次。第二次便是拿大木槌砸,一块一尺见方的胶泥,要砸成几平方的泥皮,砸开堆起,如此反复。砸得越多,粘性越大。第三道工序是揉,把一块砸好的泥块,像碱面一样,揉来揉去,揉到感觉劲道有力,柔韧有余就行了,然后滚成火腿一样的泥棍棍。和泥的就把任务交给了二把式了。
      三、打底
       开始捏瓦瓮之前,二师傅先打底,其法是将和好的泥,揉成圆柱体,用小木槌敲打成火烧状的薄圆片,一沓几十个,有的做底,有的做盖。不过,这些活计都是在大师傅到来前完成的。
      四、立胎
        一切准备就绪后,天已大亮,吃过早饭的大师傅出场了。坐在木轮前的软座上,拿过毡布往木轮上洒点水,用脚一蹬,装了轴承的磨盘大小的木轮便吱扭吱扭地转起来了!大师傅抓住泥火腿往泥底子上,一圈圈地压,好像在修一座城堡。等到有二尺高了,不再往高处堆了!
      五、成型
       泥胎立好后,仍不见瓦瓮的模样。关键的一步是成型,这时候,大师傅左右手都拿了一块蘸了水的毛毡,内外施压,二师傅用手推着木轮转,配合这大师傅,木轮要转得不快不慢,泥水要蘸得不多不少,用力要不大不小,两人要配合的非常默契,只见那瓦瓮像怀了孩子的妇人,肚肚噌噌地就大了,摇摇晃晃,软软乎乎,好像稍不留神就要破了,塌了,毁了!稍微多用一分力,就塌了,稍微多蘸一点水,就软了,稍微转一度角,就毁了!期间奥秘,全在于两人的密切配合,成型后,师傅压了花边,割了底座,赶紧拿绷带往大肚皮上一缠,四只手轻轻托起,放在了事先准备的托盘上,二师傅捧着移到别处。算是大功告成了一半!
      六、打压
       泥胎在窑厂阴干一两天后,二师傅要负责利用休息时间进行打压,把泥胎重新端上木轮,手脚并用,脚蹬木轮,手拿类似削面刀般的洋铁片,刮在泥胎表面,挂掉多余的泥缝,然后用光滑的石头进行碾压,转来转去,一会儿就平整整,光亮亮的了,由模到光,全在于精心的打磨。
      七、 烧窑
       打压好的泥胚,放到阳光下晾干,一般要晾三五天,还要不时地转转,保证每个部位都能充分干透,干匀。这样烧窑才不会开裂。遇到阴雨天,就要及时搬回,以防淋雨。干透后,就要准备装窑,把瓦瓮按照一定的方式码放在窑内,前后左右都要留风道,保证什么地方都能烧透,装好后,架好火,开始烧窑,烧窑一般三到五天,昼夜不息,吃住窑上。大师傅要看火色加碳,听声音封窑,烧到火候了,师傅添好碳,趁火正旺时,用砖和泥将窑口封死,面上还要抹上一层泥皮。在闷窑期间准备下一窑的货,一周后,下一窑货准备好了,烧窑内也凉的差不多了!这时候窑厂热气腾腾,进里面穿件单衣也嫌热,而从湿的泥胎上蒸发起来的热气使得窑厂里湿度很大,三九天也像是三伏天一样闷热。不过泥胎的周期大大缩短,干的更快了。
       八、 出窑
        活计不紧,出窑没什么可写的,如果遇上活计紧,或者买家催得急。那就得趁热出窑,刚停火三两天,深土里挖的烧窑还是百十度,出窑可就难了,师傅们,脱掉内衣,穿上蘸了水的棉衣,带上蘸了水的手套,冲进烧窑,抓两个出来,外面的人赶紧接出来,里面的人呆不了五分钟,出来已经气喘吁吁,浑身冒汗了,脸上煞白煞白,一点血色也没有了。脱掉棉衣赶紧凉凉,缓上好一会儿,才能缓过气来。好像从火炕里盗出来似的。这位出来,那位进去,轮流作业。谁人要说,这么热还穿棉衣?我说,不穿棉衣就把碰着的皮肤烫伤了,湿棉衣恰恰是保护衣。虽然这么苦,这么累,但想到自己的产品销路这么好,窑工们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九、加工
       如果出窑后,完完整整,端端正正,那就是精品!但是精品毕竟不超百分之十。其他的有的有点小问题的,就需要加工了。问题太大的就报废了。这类需要报废的也占百分之十。大都需要再加工,修复小毛小病!
        修复的原料是砖灰,把砖放在石板上磨,就跟磨墨一样,悠悠地,急不得,磨得的灰像面粉一样细,一样匀。如果太急了,就会有大颗粒,还得过筛子。否则抹不平,将来打磨更麻烦。磨好的砖灰和在浆糊里,填塞裂缝,抚平伤口。等到干透了,在用油石打磨,就平整了,光滑了!后来人们又用上了水泥,既省事,抓合力又强,效果更好!修补好的瓦瓮也同精品一样,敲起来叮当响!卖起来一样畅!但这个时候还是原色——砖灰色,不能出售。
       十、上色
       瓦瓮完成了以上程序,最后一步就是上色了!原料是块煤。在煤堆里,挑选亮晶晶的块煤,捣成粉状,涂在细毡布上,敷在瓦瓮上使劲儿擦拭,有经验的好手就能把瓦瓮擦得锃亮锃亮,闪闪发光!像刚刚上过油的皮鞋一样!卖相挺好,人见人爱!如果偷懒,用粉煤擦拭,就永远达不到这个效果,只能是黑乎乎的!毫无光泽可言!货卖一张皮,所以上色也很关键。
       瓦瓮窑上,除了捏瓦瓮外,还捏花盆,豆芽盔,作为装饰用的胆瓶,哄孩子的猫狗,老虎。
        我们家那一年就做了一对小胆瓶,上了色,摆在平柜上挺洋气的。我和哥也自制了一些陶俑,夹带着烧出来了!一只老虎摆上了门楼,还引起邻居的恐慌,以为是阴阳看的,其实就是我们闹着玩的。后来经过交涉,老虎下了门楼,关进柜子。胆瓶自从我们搬进县城,被贼人当做古董从老屋里偷走了。只有瓦瓮还静静地呆在乡村老屋里,只是大家都吃上了袋子面,再不用它去装面了!其实过去用它装面又防鼠,又防潮,是家家的必备品!
       那一年虽然辛苦,但收入也翻了番,过年我们都做了新鞋,新衣服。到现在我还记得过年我写了一副对联:父子同心沟生玉,兄弟协力土变金。邻里们竞相夸奖,父母也高兴得合不拢嘴。
       父亲捏的花盆到现在已经三四十年了,我一直用着,透水透气,养的花也很好,只是要住楼房,大家看着太土气,要把它换了,我看着换下来的花盆,十分留恋,又无从安置,不由得想起了往事,写下了上面的文字。
  • 上一篇: 《平遥古城电影院修复记》自序
  • 下一篇: 写一手好字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传承
  •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留言中心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4-2017 平遥文化网 PY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遥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地址:平遥县西关大街181号环建巷1号    电话:0354-5626600   E-mail: pygcbs@126.com
    平遥翰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晋ICP备08002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