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文化中心|图片中心|资料下载|国际摄影大展|平遥中国年|平遥文学|古城报周刊|热点专题
频道统计
一位世纪老人的文化传承
一位世纪老人的文化传承
 更新时间:2018-1-11 21:06:54
【字体: 字体颜色
 
——《平遥古城·励进斋诗文拾遗》出版感言
 
□ 冀有贵
  今年是我县著名学者郭诚先生诞辰110周年暨平遥古城申遗成功20周年。12月16日上午,我作为郭诚先生的受业者和《励进斋诗文拾遗》一书的整理编撰成员之一,应邀参加了县文联等单位举办的平遥古城《励进斋诗文拾遗》一书出版座谈会,深获荣幸,感慨颇多。
  《拾遗》(简称)一书,无疑是我县诸多作者近年来出版的关于古城内容著述中不可多得的一本好书。这本书的学术水平、学术价值、文化内涵、知识程度及其可读性,都不同寻常,呈现出沉甸甸的重量。她内容丰富,涵盖面广,涉及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宗教等多个领域的诸多方面;全书既通俗易懂,又内涵深刻,对宣传平遥古城,弘扬传承古城文化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确是一本让人爱不释手,信可传世的经典之作。粗略地讲,我把她概括为四句话:
    文化名城的知识宝库;
    古城人民的精神食粮;
    乡土知识的宝贵教材;
    乡邦历史的地域文献。
  观其书,再论其人。数十年来,在与先生的相处中,无论是做人做事方面,还是接受郭老师的教诲和知识的传授,我确是受益匪浅,终身受用,令我没齿难忘。我把对郭老师的一些认识和感受概括为三个方面。
  一是无穷的人格魅力和儒雅敦厚的学者风范。郭老师一向平易近人。每逢回忆起与郭老师相处的日子,他那慈祥朴实、和蔼可亲的容貌就会呈现在眼前,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同时,在老人的身上,又充满了一种内在的气质,总让人感到老人家内心是那么强大、那么充实、那么富有、那么胸有成竹。如果说我们自己好比一堆小丘,那老人家就像一座高山,让人仰慕不已,敬佩之至。郭老师做人总是那么低调。在他身上,有一种内在的美,他学问那么深厚,却一向谦虚谨慎,虚怀若谷,从不自诩标榜自己,也从不背后议论别人,总是宽厚待人,与人为善,处处显示出一种君子之风和高尚的情怀。就连赠送我们这般小字辈们书画作品时,也总是以“同学”“学友”“学弟”等相称。郭老师从教为人师表。他儒雅敦厚,身先士卒,一言一行、时时处处能为我们做出表率,总让人对老人家有一种敬慕之感。他为国家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才。1986年先生80大寿时,一批在古城享有盛誉的受业者为郭老师敬献了“乐育为怀”金字寿屏;1996年90大寿时,学界又为老人公送了“春风化雨”金字寿匾。郭老师育人又是那么诲人不倦。他每给我们传授知识,总是循循善诱,倾之以知,既细心,又耐心,毫不保留。如教授我格律诗如何掌握“平仄”等知识时,不仅详细讲解格律诗的写作常识,特别是通过平遥方言掌握入声字的巧妙方法,而且逐字逐句帮助我修改填词。
  二是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博学多才的文化精英。在郭老师一生执教中,爱生如子,因材施教,深入浅出,一丝不苟,几十年勤勤恳恳,乐育为怀。退休之后,又潜心挖掘研究传统文化,在诸多学术领域都有建树。从《拾遗》一书中所涉及的文学、书画、武术、戏剧、语言、民俗、历史等诸多方面,就不难看出其博学多才。又如在学术上的一些独到见解,像《对<说文解字>中几个字的异释》《<说文解字>中一些字之我解》《聊斋志异与历史》《爨龙颜碑补校》等文章和《励进斋琐笔》中写的一些短文,如《俞平伯怪论》《<书谱译注>有误》《李鸿章错读“矿”字》《历史家不知历史》《读报正误》《是谁在信口雌黄》等诸多文章,足以看出郭老师治学之严谨,知识之渊博。再如1994年6月,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二届三次常务理事会暨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平遥旅游经济开发论证会在平遥古城召开期间,参会的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专家徐禾教授在我陪同下慕名登门拜访郭老师时,向郭老师请教了一个不认识的古汉字,郭老师当场给予解答,说明了这个字的读音和字义,并说:“这个字现在咱们国家已经不用了,但日本国还在使用。”感动得徐教授立即起身向郭老师连连作揖,并说:“真没想到多年在北京多所高等学府未曾得到解决的问题,而在平遥古城有了答案,真是荣幸,荣幸!”可见,郭老师人称“活字典”的美誉真是名不虚传。
  三是深厚的文化传承和当之无愧的名城脊梁。郭老师一生除专注文学和从教外,还一直立足于传统文化之林。尤其退休之后,他充满文化自信,自觉担当,孜孜以求传统文化,在古城和乡邦文化的挖掘、弘扬和传承上,做了大量工作,写下了好多文章。就如《古城说古》《古城说古补遗》中的34篇文章,其历史跨度长,最早从尧时说起;涉及领域广,诸如:古城历史、古城风貌、历史名人、历史文物、古代建筑、古代交通、文化艺术、工业商业、民情风俗、宗教信仰和一些大的历史活动以及教育、饮食等诸多领域,都给后人以深厚的文化传承。就如在书法、诗文及古城文化等方面,郭老师除在日常接触中经常口传我们许多知识外,还将所临写的《兰亭序》《书谱》《怀素自叙帖》《景福殿赋》等名帖及各种诗文,都要亲自精心整理,装订成册,分别赠送给我们这些后辈。至今,平遥县书协圈内的一班人,都珍藏有郭老师的许多墨宝和诗文小册子。我常想,我们这座平遥古城,之所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能享有这些显赫的桂冠,归根到底靠什么?就是靠“文化”二字。而文化是要靠人来做的,靠一代又一代文化人来支撑的。而像郭老师这样的文化精英,正是撑起这座历史名城的“文化脊梁”。这种无形的脊梁,虽然是看不见的,但确是坚实有力的,是当之无愧的。愿郭诚先生的这种文化传承精神伴随这座千年古城代代相传!
 
  • 上一篇: 诗句出心
  • 下一篇: 高山仰止 励进远怀
  •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 关于本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 留言中心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4-2017 平遥文化网 PYW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平遥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
    地址:平遥县西关大街181号环建巷1号    电话:0354-5626600   E-mail: pygcbs@126.com
    平遥翰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设计维护
    晋ICP备08002103号